AN道长

云遊四海修仙党,过期咸鱼AN道长

[FGO]ラシュオジ—小哥办卡吗

架空设定

健身中心推销勇者x鬼迷心窍设计师法老小哥

*普通人au一见钟情梗

*我流沙雕甜饼ooc警告

*有微量恩闪恩注意

*新手小型滑板车


  奥兹曼迪亚斯,28岁,享负盛名的世界级建筑设计师,其代表作为埃及七星级酒店“光辉大复合神殿”,揉合了古埃及瑰丽的神秘学光辉、金雕玉砌的奢华,以及划时代的反重力结构:在金字塔顶端放上另一个倒金字塔。荣获多个世界级奖项的他,是建筑界当之无愧的王者,赡养其神威鬼才的人多如繁星,喜怒难测却从不缺合作者。然而这位被称为“法老王”的男子最近却被一对日本人姐弟烦得不行,在不知何时叛变的助理尼托克里斯难得的谏言下答应其极地旅游区发展计划的邀约。由于计划规模庞大,奥兹曼迪亚斯半推半就地同意了在姐弟俩的大本营“迦勒底大厦”设立临时工作室,谁知一进门就看到他的大学宿友吉尔伽美什和挚友(男朋友)在卿卿我我,发岀不堪入耳的声音......


甚至怀疑这算不算车


end.



(健身中心的场合)

亚瑟:行呀,我还没发现。。。

阿拉什:都说了不是!

亚瑟:不行呀,作为一个绅士,要为自己做了的事负责。

阿拉什:都说了没有!!!!


(迦勒底大厦)

滕丸:玛修。。。你看他还有救吗?

玛修:我也没见过这样的奥兹曼迪亚斯先生呢。。。毕竟他瞪着手机瞪了一晚上。。。

尼托:法老啊!!!!!


新手司机,在线刹车。


FGO [多cp]〈表白之日〉加班篇

521贺文:加班篇

藤丸♀x玛修,梅林x罗曼医生,幼帝x二世


*重度ooc

*对话流沙雕


(五) 小茄子的场合


小茄子:今天一定要好好对前辈说出来!等会儿前辈从召唤室出来就跟她说……诶! ?前辈!你什么时候站到我身后的!


藤丸:玛修~~你听我说! ! !


小茄子:怎!怎么了吗! ?是敌人吗?玛修!基列莱特!出阵准备完了!前辈请指示! ! !


藤丸:是啊~~叶哥哥是阶级敌人!又沉船了啊--


小茄子:前辈。请不要为召唤失败伤心,这是很平常的,只要氪金、再氪多一点。


藤丸:……(人类恶的死亡凝视.jpg)


小茄子:加油呀前辈,用越多贵重的资源抽……咳!召唤出来的从者才更有价值不是吗? ……作为老婆什么的……


藤丸:你错了。


小茄子:? ? ?


藤丸:我的老婆只有小玛修一个。 (认真.jpg)


小茄子:O/////O! !前辈! ?


藤丸:已经有真爱了,我的心不论多少次都会再次回到最可爱的身上。所以……偶然找个小老婆扩充后宫也没所谓! (正人君子.jpg)


小茄子:(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六) 魔法梅莉的场合


20xx.05.20 00:00 (只限○人查看)


魔法☆梅莉:

米娜桑!日安! ☆听说今天是中国那边最最最适合表白的日子呢!好像是因为520念起来就像是中文的「我爱你」!哎哟☆不小心说出来了~对大家说我爱你什么的☆☆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呢!让那家伙知道了他会超级!超级生气的!那家伙呢~他最喜欢我了!每次发文、录音也会第一个点赞!送我很多鲜花! !真是的,最近是去了没有wifi的异世界出差吗?明明人家把沙发留着了!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等着你点赞



(七) 第一劳模的场合


二世:不行。亚历山大君。


幼帝:诶!老师!为什么不可以!


二世:总之不可以。


幼帝:为什么!不就是特异点嘛!跟master说一声让我去!我们地并肩作战多少回了!


二世:……这次真的不行。


幼帝:老师!我喜欢你!不想跟你分开!


二世:嗯。我也是。


幼帝:那~! ! !


二世:石兵八阵。 ……不行就是不行。


幼帝:诶! ! !老师太狡猾了!


二世:……[这是我必须完成的战斗……怎能让你去面对他呢……]



二世:久等了master,坐标1990年冬木市。


end.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玩意。跟三靶的画风也差太远!对,一切都是失明的错!


FGO [多cp]〈表白之日〉三靶篇

520贺文:三靶篇

阿拉什x拉二,小恩xA闪,阿周娜x迦尔纳,立香♂xC闪

*重度ooc
*对话流沙雕


(一) 法老的场合

拉二:(坐在大神殿玉座上)……

大英雄:(被尼托拉过来不知所措)……OwO?

拉二:特意前来瞻仰太阳威光的勇者啊,余赐予你仰望余真容的权利……抬起头来。

大英雄:(真诚地抬头微笑)法老小哥……

尼托:大不敬! [奥兹曼迪亚斯大人!太好了好像没有生气……虽然是西亚的大英雄,让他踏上大神殿真的好吗? ]

拉二:……[啊啊啊啊啊啊!勇者好帅!虽然用不敬的称呼叫余!但他正在用像那时一样的专注眼神仰望着余! !允许了! !继续把太阳的身姿烙印在那美丽的黑跃石中! !啊!衣服和脸颊上还有一点血迹!可恶! !是藤丸♀那个不敬之人吗! !竟然让法老看上的玉体受到一丁点伤害!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 ! !勇者歪头了!好可爱!是在等余说些什么吗! ! ! ! !不懂余心意的尼托克莉丝!余是让你把勇者带到余·的·房·间! ……虽然余也很喜欢在这角度欣赏勇者,但这样跟平常有什么分别!余更想被勇者……不能被黄金的抢先了,今天一定要表白成功! !勇者你这样看着余,余怎么说得出口! ! !可恶!真的很喜欢勇者!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很………]

大英雄:(脸越来越红)……[…真糟糕,我是不是应该提醒法老小哥,我有千里眼……]

尼托:[要不我先出去? ]


(二) 中二王的场合(伪)

A闪:吾友哦! ……杂修,怎么你也在这儿?

小恩:吉尔你回来啦,别这样跟小时候的自己说话嘛。没想到在这被召唤后竟然可以看到小时候的你……

幼闪:不管什么时候,对我来说,你都是我唯一的挚友。虽然现在是这副小孩子的躯体,但是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任何东西伤害你。小恩只要安心的笑着看我和敌人玩耍就好了。 (红颜美少年.jpg)

小恩:吉尔……我好开心哦,这种胸口发热的感觉,是人类感情的投影吗?感觉不坏……

幼闪:叫我吉尔君。我不希望你把我和其他的我搞混了,他们一定是找错了成长方向!我可不会哦! (天然黑)

小恩:(柔和的眼神)吉尔君……

幼闪:(更柔和的眼神)恩奇都……

A闪:(懵逼.jpg)[本王的立场呢!吾友啊! ! ! ! ]


(三) 咕哒夫的场合

立香:(敲门)……

贤王:请进。

立香:王,我进来了。

贤王:(看了立香一眼又把视线转回文件上)杂修,找本王何事?

立香:啊……啊……那个!我是来……那个,王啊!我……

贤王:如此犹豫不决!这就是你们迦勒底的作风?

立香:! !不是的!我是来跟你说……说我……啊。我是来告诉王圣杯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给王!

贤王: 在王的宝物库前拿出这种东西!真是不像样的聘礼!起码该在七天前准备!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香:诶! ! ! !王! ?

贤王:区区杂修,要拒绝本王吗?

立香:不敢!王啊~~~


(四) 小太阳的场合

阿周娜:谁……?你来干什么!

迦尔纳:我们应该谈谈。

阿周娜:我……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迦尔纳:不需要感到困扰,我来这是把这个给你的。 (递)

阿周娜:啥?你有这么好心? ……这不是女装吗?你想羞辱我到什么时候!而且还是黑色开○紧身衣,这金色的链子是什么鬼! ?还有这带刺的……

迦尔纳:(纯良无害.jpg)藤丸♀叫我拿给你的,她说这样就能让不善言辞的我好好的表达意思。

阿周娜:别把master拉下水!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既然你这么喜欢女装,那我们就好好利用一下吧! ! !哈哈哈!


end.

闪式懵逼.jpg

520突发奇想产物,短少一发。偷偷问:有没有人发现除了A闪,大家都停在开车前席?也许、可能、大概在未来某一天本咸鱼就把车都开起来……所以等待并心怀希望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GO [女主盾]〈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二

女主盾

(从者咕哒子x御主玛修)


*主从反转

*ooc,请勿深究设定

fgo世界肝不过A组众,人理被冻结,玛修再次挡在咕哒子前战死,咕哒子最终饮恨。

高中生玛修是另一世界线的圣杯战争参加者,召出了仇阶英灵咕哒子的故事。


(一)


圣杯战争,为了获得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许愿机所开打的战斗,七个御主召唤出七个对应职阶的从者,彼此互相残杀,留下的最后一组人将可以获得圣杯实现愿望… …本应如此。


这次的圣杯战争出现了异常,其异常无疑是你,不该存在的第八位御主,召唤出以Avenger显现的我,跟往常可能出现的Ruler不同,你是拥有争夺圣杯资格的御主,而不是作为监督者的存在。所以那只狗才会攻击你,虽然不知道那只狗的饲主是不是该死的神父,但他的契约后确实传来令人火大的气息,光是和他对话就用光了我的忍耐力。放着不管也早晚会来试探吧,不过只要看到脸就不用怕了,弱点都会知道的,当务之急是看看其他主从是什么人,才能选择战术……简纯的圣杯战争呀。那东西真的这么有用吗? ……


橘发女性如何说道。


浓烟之下看不真切的模样,在白色的路灯下越发清晰。玛修坐在公园的长木凳上魂魄稍定,敲鼓般的心跳也慢慢平息,除了膝盖的擦伤和从水捞出来一样的衣服,生死一线仿佛从未出现。眼前的女性敛了威压,仔细一看是一张二十上下的脸,细长的剑眉下是微陷的眼框,金眸如熔炼黄金的熖火透着微光却看不见底,眼底下是一些不可察觉的青黑,双颊微陷显得轮廓更深,但总的来说仍是标准的东方人长相。她说话时干燥微裂的薄唇一开一闭,可能是唇型的关系嘴角总带着一点弧度,但却无法从眼睛读出一丝笑意。


明明有如此劲爆的出场方式,和男人夸张的紧身衣不一样,女性穿的是普通的黑色半袖长风衣,底下是一件黑色高领、灰色的工装裤和靴子,收回了初见时缠着肩头斗篷一样的黑影,就像一个帅气时髦的普通女大生,半长的橘色头发在左侧扎了一个小辫子,俏皮和冷酷形成奇异的和谐。


“……所以我们现在先要找一个可以当据点的地方……喂?你有在听吗?”从者突然弯腰,松木混和薄荷的气息喷在玛修脸上,清凉如极地雪域,却像烧起了一把烘烤脸颊的火。眼前的金瞳认真专注如巨龙盘桓在无双财宝上欣赏极上藏品,愉悦又小心翼翼。


“……诶!不要拿我开玩笑了A……Avenger小姐!”简直像是真的……


这种危险的距离让花季少女难以招架,红着脸紧绷身体微微向后缩,不敢直视那双倒映着自身狼狈的眼睛,却又在对方不带一星恶意的探究下败逃。殊不知这番筑起城墙又在墙头探身的举动是多么撩拨对方的玩心,惹人怜爱。


“哼哈哈……真可爱呢!小玛修~还有别叫我Avenger,叫我前辈。下次再叫错就有惩罚了~”温度又上升了。


玛修迫切想离开这困境,她扭头躲开兽的汪视,慌忙站起来绕过对方向前方跑去,仿佛扬起的微风能为烧灼的脸颊降温。真是的,难道这些所谓的“从者”都是些这么有攻击性的家伙吗?物理上……


“哈哈哈哈哈!你打算去哪儿呀!Master~小玛修,难道你现在还知道怎么找合适的灵脉吗?哈哈哈哈哈!”


从者不慌不忙地追上,传来畅快的笑声。


“……谁管你!我要回家了!”淡紫色头发随主人踏步飞舞,少女睹气的转身把衣角带起一片弧度,没有注意到背后刹那的沉默。


“…………回家……”


(二)


“还有多少人!”


“不够!挡三分钟也是极限了!就算是再潜入……”


“!!!”

.

.

.


“……你们快点走!”


“可恶呀!!!!!”


“……到这里了吗……”

.

.

.


“前辈!请再撑一下!那边有达芬奇酱留下的结界!只要在哪边,那些混蛋是绝对找不到前辈的!……贞德小姐她们还能再撑一会儿……前辈! ”


“不行!得去……”


“前辈!!看着我!我们是从者!这世上唯有你是我们的羁绊!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算灵基粉碎也会为你开霹道路!请不要拿人类最后的希望任性!我○○.○○○○就算是化为灰烬也会保护前辈!”


“○○!”

.

.

.


包裹着雷霆余怒的长枪击碎人造的理想之城,作为基石的暗紫色盾牌化成刺眼的裂痕、碎片、乃至粉末消散在空中……


(三)


玛修在噩梦中惊醒。


头疼得快要炸裂,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却又想不起丝毫细节,只有深入骨髓的悲伤和疼痛如影随形。百叶帘透着苍白的月光,活生生为温暖的房间镀上一层荒凉,睡衣的肩带滑落,玛修按住胀痛的额头,余光督见右手手背的红纹,奇异的纹样、仿佛从神话传说走出来的战士、意味不见有着强大力量自称“前辈”姑且算是盟友的人、以命相搏的圣杯战争、愿望……这一切与身体不太好但为人友善的普通高中生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偏偏命运却把她们扭在一起。


瘦削的双腿踩在大一号的毛绒拖鞋中,玛修披上外衣打开房间的门。


独居者的客厅首次迎来客人,把自称无家可归要求召唤主负责的Avenger带回家,安置在沙发上就没再也管过她。空荡荡的客厅没有她的身影,却有种诡异的安心:如果有什么事她应该会出现吧,大概……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也许是因为“前辈”两字带有不可思议,安抚一切的魔力吧。


根据那人的描述,从者是从过去的历史、传说、神话中召唤的人物,有了托付予圣杯的愿望,回应御主的召唤。但玛修没进行过任何跟召唤沾边的仪式,更别说在四五小时前才初次知道“魔术”的存在……这人回应了什么东西呢?也许是个神经大条的人。


玛修这样想着,一阵倦意向她袭来,看了一眼无人的客厅,拉开房门。一夜无梦。


tbc.


(关于哈哈哈哈)

藤: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前……前辈,有什么好笑的吗?

藤:有人跟我说,偷税的奥义在于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偷税的心境!哈哈哈……

玛:从者们都是这样的人吗! ?

藤:……不,小玛修你知道吗?不会笑的人类恶不是好复仇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歪?医生,您忘记了前辈的药……是……廷急的。


感觉人类恶只会笑得比哈哈队众更疯,Avenger都是会笑的,有什么问题吗?狼王:? ? ?


本来打算一发完的,忍不住写了下去,想看咕噠子手撕英灵~虽然我也很喜欢其他从者们,但是喜欢的就要破坏掉不是很正常吗?(笑)


拉二:别以为余不知道你隔壁在用余的勇者肝尼禄祭!想余来你迦! ?早一百年了呢! ! !

咸鱼master莫得泳莫、莫得奶光我也很绝望呀!偷偷打个苍银弓骑tag,顶锅逃。

FGO [女主盾]〈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

女主盾
(从者咕哒子x御主玛修)

*主从反转
*ooc,请勿深究设定
fgo世界肝不过A组众,人理被冻结,玛修再次挡在咕哒子前战死,咕哒子最终饮恨。
高中生玛修是另一世界线的圣杯战争参加者,召出了仇阶英灵咕哒子的故事。

(一)

“呼……哈……哈……”浅紫色头发的少女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狼狈地奔跑,月色下终点却像怎么也够不到。身后的凉意如影随形,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追赶者的轻笑。

那道身影在她离开学校后就默默尾随,本以为是错觉,却发现距离越来越近。想跑去人多的地方甩开他,却七拐八弯下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小街,回过神圆月已无情挂起,为街道镀上一层死白。

会死

少女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短暂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心脏跳出喉咙,四肢变成麻木的机械,脑浆化为沸腾的熔岩,肺部的炙热焚烧至全身,胸膛、颈椎、手臂、手背……

(二)

“……迦○……底”

……

“……○○○○……”

……?

“……○○人理的○主啊……”

失败了……

“……汝的功绩值得被嘉许……”

功绩啊……多么的讽刺,最终不过只是在历史中泛起一点涟漪……啊。不是,没有了呀,就算是曾经改变过的痕迹…也……呵。

……她脑海浮现的是那栋白色的建筑物,一个个奇特却和谐的身影,哪怕是化为灵子也无所畏惧的英豪,以及最后那人的笑容。比自己更纤瘦的手臂无数次撑起巨盾,筑起对抗万物的城墙却把自己关在城外,以人类之躯扛下烧灼人理的温度,就算圆桌英杰看不到希望离去,仍然决意穿上战斗服,戴上眼罩挡住了眼中的恐惧,颤抖的声音却暴露了主人的彷徨。

一切都是因为自身的弱小,名为无力的罪。

怒火拷问着她的灵魂,对敌人的有之,对命运的有之,对世界的有之,对自己的……有之。灵魂的悔恨和愤怒一遍又一遍把她蒸发又复原,痛苦却及不上两度看着那人消逝的疼痛。

“问。汝愿意舍弃人身,成为修正之人,高举制裁之刃吗?汝将身化为锁、汝言即为吾意,汝将作为新生……”

……正合我意!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我就能……ma○!

“汝将作为新生……”

(三)

意识变得模糊……少女的力气已被焚烧殆尽,病弱的身体甚至支撑不住她睁开眼皮。石板地泥泞和雨后潮湿的气味侵占她的鼻腔,混合喉头的腥甜,摔倒在地后腿仿佛注了铅,再也动不了分毫。少女艰难地抬起头,汗水让她过长的额发散乱的黏在脸上,其间隙,是提着红枪的蓝色恶魔。

对方走到她眼前蹲下,红枪架在肩头,身穿明显不是现代的奇怪蓝色紧身衣,银色的花纹像某种古老的符纹。少女一无所知,但她知道那是催命的符纹。

“嘛,别这样看着我,自家master是不节外生枝主义,不该出现的第八位御主,还是及早消失比较好。”

不明白。少女不明白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但本能地知道一切跟三天前右手手背上出现的红色盾形纹样有关,明明是灾祸的开端,心底却有一把强烈的声音让她保护这纹样,仿佛只要有它在,就能唤回一些重要的、遗失了的东西。

红枪对准少女纤细的颈项,绝望的水晶紫眸映着枪兵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身影。 “丫头,别怪我,毕竟有把命咒切下来后还能再契约从者的情况呢。”

蓝色布料下的二头肌鼓起,做出稍微蓄力的动作……

(四)

橘色头发的少女在无垠雪地上狼狈地奔跑,某种植物般的触手把新月夜空切成碎片,前方只有无尽的白,终点却像怎么也够不到。

身后的杀意如影随形,却总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明明随时可以结束这场无意义的追逐,又假作慈悲地给予生的希望。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追赶者狂欢的奏乐,戏台上演出的项目正是在囚笼里彷徨冲撞的困兽。

长靴包裹着的双腿早已失去知觉,露出的大腿被冻得通红,衣服沾满泥泞、水迹和某些人的血、某个人的血……少女不知倦疲地奔跑,灿金的眼眸混和着泪水和愤恨,眼前不是无边的白色而是一抹破碎的紫色和那人回头的笑容。

混帐们!全都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

(五)

“……嘭!!”

仿佛空间爆炸的冲击把穿蓝色紧身衣的男人揭飞了,对方瞳仁一缩快速在半空翻身,调整好姿势后落地连退三步,双手持枪,摆出戒备架势。

浓烟下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散发着强烈的威压,是胸膛下一秒将被撕开的恐惧和毫不掩饰的杀意。男人握枪的手紧了紧,心道搞砸了御主的任务,血液却为遇到强者而沸腾。

冲击的余波除了扬起尘土,没有对少女造成任何影响,她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怔住了,却又有种理所当然。烟幕下穿着斗篷的金眸女性半跪下来,轻轻把少女的额发摆正。

“你叫什么名字?”

“……玛修……玛修·基列莱特”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Tbc?



(关于称呼)
玛:那个……Avenger小姐?
藤:什么事,我的小玛修^q^还有,不是说叫我名字吗?来~
玛:那……那有人名字就叫前辈的! >\\\\<
藤:但我比你大♂呀,叫前辈不是理所当然吗? ^v^
玛:o\\\\o……仙贝……
藤:(计划通)^q^

重温终章序章+沉骑池(有关系吗?)怨念产物,诸位看官勿太认真。